下了部隊,我很努力的在學習部隊的事物,
因為一下部隊就是中士,又沒有什麼實戰經驗,
我就像一張白紙,就看到時候會變成什麼顏色了...
七月下部隊,九月要去接受專長訓練,
在部隊的兩個月,我總是戰戰兢兢的過著每一天!

受訓報到那天,到了中壢的學校,
遇到了每位一同受訓的同學,頓時覺得2個月好像兩年,
好多在部隊的新鮮事,等不及和大家分享!
和我們一起受訓的,還有我高中的學弟,小我兩年,
他們下士,我們中士,所以學校要我們中士出來帶領學弟,
而跟我在一起帶學弟的中士團裡,又有張君!
剛開始受訓的時候,其實都沒有發生什麼不平常的事情,
不過我和他之間,存在著一層看不見的牆...

受訓其間,學校要辦理教育召集,我們被迫搬到另一棟營舍,
張君當時說要睡我旁邊,我沒有想太多,就答應了...
反正也是覺得應該不會怎麼樣才是,況且我的另一側睡的是自己的學弟...
但是,事情好像不是我所想的那樣!
某一天的晚上,他把他的手伸過來我這邊,
開始摸我,摸著摸著也摸到了我的重要部位,
我側身轉過去看著他,心想...
「現在是什麼狀況?難道他也跟我一樣放不下嗎?」
他把我稍微拉過去靠他那邊,把我的手拉過去,放在他的胸膛...
接著就...

這樣的情境連續了好幾天,我也沒有刻意多問他什麼問題?
心想:「只要這樣就夠了...他還是對我很好!」
某次休假,我和學弟要一起去台北玩,學弟要帶我去看COSPLAY...
正當我還在想星期五晚上要怎麼辦時,張君私底下告訴我,
那個禮拜他弟弟會回家,他不回去,我可以去他在中原那的租屋處睡一晚...
那晚,我在他家,準備要睡時,他用筆電播放了A片,
然後我們開始摟摟抱抱,不過我們沒有做什麼,就我用口幫他服務,
事後,我到廁所漱口,躺下來時,他抱著我說,這是最後一次...
嗯,最後一次...

那年的聖誕節,我打算送給他別特的東西,我跑去買了一條圍巾,
用不織布切下他的英文名字,然後把它們別在圍巾上,
當我一切準備好之後,打算在聖誕節那晚送給他時,
在那一天,他也向大家宣佈他脫離單身...
不過,我還是把東西送給了他...

從那一天起,他每晚都和他女朋友聊天聊到晚上11點多,
躺在旁邊的我,就算聽不清楚他們在聊什麼,心裡還是很不爽快,
無能為力,我只好下床,往廁所躲去...
一連好幾晚,其實我是在向他抗議!
讓他知道,他的行為,讓我很不開心!因為我上下床的動作總是很大!
有一次,他提早結束和女友的甜言蜜語,我也正好從廁所躲回來,
「吵到你了喔?」他輕聲的問...
「沒有,我去上個廁所!可能喝太多水了...」
我知道這個理由很爛,怎麼可能一連好幾晚都這麼多尿,
但是我也不可能說什麼吧?

在快要將近年底的時候,我有一位私交十幾年的好朋友,浩子!
他在台北念書,我都有把張君跟我的事情告訴他,
他也知道我心情都很不好,所以要帶我去玩玩...
在和浩子碰面之前,我到了網咖,可是我不知道我要幹嘛...
開了MSN,張君在線上,我該跟他說清楚什麼嗎?
「安...」
「你不是去台北?到了喔...」
「嗯,在等我朋友來接我。」
「玩得開心喔...」
「我想跟你說清楚一些事情...」
「什麼事情?」
「我跟你的事情...」
「還需要說什麼嗎?從學校到現在,我也說了很多了...」
「但是為什麼來受訓,還要讓我不能自拔,你明知道我還放不下...」
「因為我喜歡你...」
「喜歡有很多定義,你的定義在哪?」
「喜歡跟你在一起的感覺...」
「就這樣?」
「嗯,我希望這一切不會讓我們失去友誼...」
「我想,應該不會,只是需要讓我重新找回來...」

之後的我們,雖然沒有跟陌生人一樣,
不過我開始對他有防備心,就連他說個笑話,
我都還要想一下,想想我要不要給他真實的回應...
反正一心只想快點結訓...


去年收到他要結婚的訊息,我也沒有太過於震驚,
我也實際到場了,但我和他也沒有說太多話,
就一般很客套的祝福語,沒有什麼特別的!
前陣他老婆也懷了小孩,所以就...祝他們幸福開心囉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猴子 的頭像
小猴子

↣ 小猴子♥吱吱叫 ↢

小猴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