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科二年級的寒假,短短的一個禮拜,
說實在話,我也不太記得都在做什麼,
應該都是玩網路遊戲吧?
我也盡可能不跟張君有任何接觸,
別說電話了,連MSN也沒有交談...
一直到要收假的前一天,還在想他會不會問我要怎麼收假?
以前我們都會相約在同一個時間碰面,一起回學校...

「你明天要怎麼回去?」
「不知道耶!應該是坐車下去吧...」
「車票買好了嗎?過年期間,應該沒座位吧?」
「沒差阿,就給他站到高雄...」
「你明天先到斗六吧!我爸要載我下去,一起吧,許○○也要一起...」
「喔~好...」

其實有點想拒絕,但是又覺得如果當下就拒絕,
會不會讓他覺得我是不是故意的,故意去迴避什麼...
因為前一晚很晚睡,時差沒調好,
所以當我到了斗六,上了車之後,一路睡到高雄鳳山。
會睡,也是因為一路上張君跟許○○一直聊著他們的寒假,
發覺我的寒假好空虛喔!也因為張君的關係,我變得很安靜!

回到學校後,其實我並沒有放下什麼,
總覺得為什麼張君碰觸我後,當我放了感情,
他又說要斷!
在寢室的時候,我們兩個都沒有說什麼話,
我每天就抱著很不好的心情在過日子,
加上是畢業年班,有好多有關畢業用得到的資料等著我去處理,
曾經,就在我把東西處理完,已經快晚上12點了,
學長竟然還要我把資料拿到遠在3~4公里遠的營區給他,
那一晚,真的是邊走邊流眼淚...

某一晚,難得沒什麼資料要用,提早上床睡覺,
張君出了寢室,應該是去上廁所;
但是當他回到寢室,卻是把我又叫到了他的床上,
在他的床上,我們沒有說什麼,還是跟上學期一樣,抱抱親親...
不一會兒,他開口了...
「你是不是還喜歡我?」
我遲疑了一點,微微的點點了頭...
「你這樣不行啦!不是說好寒假回來要回到以前的朋友...」
「沒辦法,我做不到!」
「那怎麼辦?難道要我娶你嗎?」
我又搖搖頭,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...
「回去吧!我只是在測試你有沒有照著當初說好的做而已...」
說完,他推了我一下,示意我該回我自己的床上了,
我識相的下了床,回到我自己的床上,
但是我好不甘心,不甘心為什麼他會測試我!
難道我的感情,可以這麼隨便的測試嗎?
後來我下了床,默默走到書桌旁,拿起了書包的美工刀,
往廁所走去...
我隨便進了一間廁所,伸出了我的右手,
拿起美工刀,往我的手腕畫了一刀,
輕輕的一刀,在我的右手留下一道傷痕,
隨即我又畫了第二刀,第三刀,
再畫一條斜線,穿過那三條直線,
第一刀是紀念林君,
第二刀是為了張君,
第三刀是為了他測試我的感情,
那條斜線,是告訴自己,不要再為了這種感情,賠掉了我的生活!

隔天,張君看到了我手上的傷痕,
他問我為什麼這麼做,我回他沒什麼,
之後,他寄了封MAIL給我,
裡頭寫明了我們之間只能做朋友,
沒有辦法做到我想像的那樣!
還寫著什麼要我好好的過生活等等之類的,
反正在當下,對我來說都是狗屁!
我回了他一封MAIL,
內容我把我跟林君的事情告訴了他,
並且告訴他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
我就是一個同志,我喜歡的是男生,
改變不了!
一直到畢業,我會盡可能維持好我們好朋友的關係,
但是我中間怎麼做,請不要管我,
我會有我自己的分寸,我懂彼此的底線在哪...

之後,我們換了寢室,因為要實習幹部又要做輪替,
這次,我選擇了什麼幹部都不做,我只想好好的渡過我的學生生活,
我要好好的過完我學校的日子,盡管我還是會為了張君的事情操煩,
但起碼我自己少了很多麻煩事!
接下來的日子,我過的很開心,我和班上的同學玩遍了高雄各地,
生活算是過得很充實,時光也這樣慢慢的接近了畢業的那一天...

畢業的那天,媽媽特地跑來高雄參加我的畢業典禮,
這是我從小到大,媽媽第一次參加的畢業典禮,
那天許許多多的事情進行的很順利,
跟張君沒有任何的交集,就連結束時,也是我和媽媽步行出校門,
我們先到了鳳山市區吃個東西後坐火準備回台中...
再過幾天,就要正式下部隊了,之後的生活會如何,我也不清楚...
和張君,還會有什麼故事,連我自己也不敢想了!
腦袋只想著下了部隊不知道會碰到什麼事情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猴子 的頭像
小猴子

↣ 小猴子♥吱吱叫 ↢

小猴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