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猴子高中三年級的時候,因為擔任實習幹部,
又在準備二專的考試,還有乙級證照的考試,
三年級的生活可以說是非常的充實...
實習幹部在整個學年,會替換三次,
中間有一次,小猴子輪調到學弟的連隊,
第三次又是回到自己的連隊擔任...
和張君的開始,應該要從第三次輪調回到連上說起...

那時,所有的表簿冊都是小猴子在負責堤寫,
一寫就要處理十幾本的簿冊,常常都是處理到半夜12點才能洗澡睡覺,
連長在那段時間也很要求簿冊,但是小猴子非常的粗線條,
常常挨連長的罵,但也還稱得上是盡心盡力在完成工作。
有一次單休,小猴子和其他幾位實習幹部到中壢市區閒晃,
但是那天一大早起床,身體就很不舒服,
出了校門,不舒服的症狀還是沒有好一點,
下午,他們大夥說要去打一下撞球,
小猴子去屈臣氏買了頭痛藥,在旁邊休息,
但是吃了藥後,頭還是很痛,我就先搭公車回學校,
回到學校,在回營區的路上,遇到了連長,
連長要我馬上衝回連上去通知事情,
當下沒有跟連長表態我身體不舒服,傻傻的跑回連上,
通知完事情,再跑回連長那回報,等我再走回連上,
頭,比剛剛還要痛了!
回到連上,真的撐不下去,整個人攤在床上,
我想我應該是發燒了...
晚上,同學回來,發現我躺在床上,紛紛過來關心,
幫我量了體溫才發現,我真的發燒了!
同學們幫我向連長回報,在旁邊注意重病的我,
連長還打電話給行政班長馬上買退燒藥回來,
真的很對不起行政班長,為了我還被緊召回來...
後來排長發現我所有的簿冊都還沒有處理,
敢緊找來了張君幫忙...
會找張君,是因為在第二次小猴子輪調去學弟的連隊時,
這項工作就是張君在接任的,所以直覺就是找他...
張君很快的幫我把東西處理完,過程中也會隨時來看看我的狀況,
他用濕毛巾貼在我的額頭上,好讓我舒服一點...
那一晚,我只看到寢室裡大家忙進忙出,我一個人躺在那...
到了晚上十點就寢,但是張君堅持要幫我把當天的簿冊完成,
一直到快12點,他才回他的寢室睡覺...

從那一次開始,張君每天晚上都會來幫我的忙,
一開始我都會拒絕,我總認為這是我的工作,
不想連累到其他的人,何況張君本身不是實習幹部了...
沒必要來淌這渾水!而且他也跟我一樣,
都還同時應付證照考試跟二專的考試...
但是他說:「你都一個人處理喔?這一個人用要用到幾點?」
到後來我也慢慢習慣他來幫我的忙,因為有他,我的工作可以提早結束,
他也利用提早結束的時間,強迫我和他一起看書,準備二專的考試...
也因為這樣,我和他開始有很多交集,感情也變很好...

後來高中畢了業,我和張君都一同考上了二專,
但是學校在高雄,加上學校休假的方式,不可能每個禮拜都回家...
所以我們決定在高雄租房子...
在那段日子裡,張君對我來說,只是個跟兄弟一樣親的好朋友,
在他眼中,我是個小麻煩,常常會出狀況,是個粗神經的人,
他常常把我當弟弟般在照顧,常常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...
但是在租屋的地方,他做了一件讓我嚇一大跳的事情,
某天早上,他竟然把他的手在我身上摸來摸去,
我有醒過來,但沒有馬上做反應,只是在觀察他到底在做什麼?
為什麼他會這麼做?難道他也是嗎?但是都會常常聽到他要追求哪個女生,
只是後來被打槍的次數比較多啦!還沒看到他成功過....
一直到他的手移動到我的下半身,他竟然要解開我的褲子,
我才趕快假裝醒來,裝作沒事的到廁所...
在廁所裡,我腦袋好亂!
一直思考著剛剛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
他應該不是同志才對,況且,繼林君的事情後,
我決定暫時不想去碰觸有關感情的那一塊,
為什麼那天早上還是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來...
中午,他在MSN上跟我道歉,我假裝沒什麼事情發生,
我告訴他,我們是好兄弟好朋友,是不可能會有踰越那條界線的事情發生...
他也很清楚我要表達的,他也告訴我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...
在那次之後,大家真的就好像沒什麼事情發生似的,
還是一樣過著同樣的生活,他還是繼續在把妹,一樣被打槍,
我除了學校的生活,家裡的生活,再來就是遊戲的生活,
那時再玩新天上碑,會玩這遊戲也是因為林君...

在二專一年級升二年級的暑假,我們決定放棄不再租房子,
退租日也就是我們開始放暑假的日子...
那一年的暑假,家裡發生了重大的事情,就是爸爸生病,他到天國生活...
那一年的暑假,我都在忙著處理爸爸的事情,
到了學校的暑期軍事課程,我還多請了一個禮拜的個假...
其實者老爸的事情沒有讓我傷心很久,畢竟還有很多事情在進行著,
我家裡的事,學校的事,我沒有辦法躲起來傷心...

二專的時候,其實我也是擔任實習幹部,也是偏文書類的,
只是工作沒有高中那般的沉重...
某天,當我完成工作要睡覺時,張君傳了封簡訊給我...
「你還好吧?有事情有說出來,不要把自己搞得過度堅強...」
「我OK啦!有事我會說的啦!放心,我真的沒事...」
原來是張君看我對於爸爸的事情,在學校還是表現跟平常一樣,
怕我積壓太多事情,會承受不住...
「很想跟你說,對你的感覺,好像不是一般朋友的感覺了...」
「那會是什麼感覺?我們是兄弟,當然不是一般的朋友...」
忽然想起租房子那次的事情,我趕快再回傳一封訊息...
「我們是兄弟,不可以對我有不一樣的情愫,不然只會破壞掉現在的感情,
  早點睡吧!明天還要上課...」

我想他應該知道我在表達什麼,林君的事情,在當時,他也有聽到一點什麼風聲,
但是我使終沒有提起,他也沒有追問...
這次的事件,就又好像沒有發生似的,
他也沒有什麼太過於超過的舉動,我們還是維持一樣的互動,
而我,深信著一件事情,應該不會再發生像林君那樣的事情了,
所以自己也沒有多想什麼,只想好好的完成二專的課業,
好好扮演家中長子的角色,那時正忙著準備買房子的事情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猴子 的頭像
小猴子

↣ 小猴子♥吱吱叫 ↢

小猴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